四明书屋 > 游戏竞技 > 数据废土 > 第九百八十节 觉醒

第九百八十节 觉醒(1 / 1)

激烈的战斗还在持续着。

陈兴用掉了一半的灵能,击毁二十三架机甲,击杀十一名具有威胁性的敌军进化者。

期间损失了一万多只哥布林,数十辆蒸汽坦克,上百架哥布林战机和蝙蝠骑士,但在火咀、庞力等人疯狂的攻势下,敌军也付出了三四千人的代价。

趁着敌军伤亡过半,出现颓势,蕾西与见月苍莲联袂杀入敌阵,将两名领主级军团长当场斩首。

指挥官被杀,敌军士气一下子跌到谷底,阵地中开始出现混乱。

然而,就在众人准备乘势而上,一鼓作气冲垮这股敌军精锐,前方突然传来潮水般的喊杀声。漫天风雪之中,冲出大批援军。

一时间,枪炮轰鸣,沸反盈天。

“李嘉图到底在搞什么鬼!”

回到陈兴身边的蕾西高声质问。言语之间,喷出大团热气。她有些气喘,白皙的额头上冒着细密的汗珠,显然突入敌阵实施斩首消耗了她不少体力。

“别着急,可能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陈兴安慰道。

“对此我深表怀疑。”蕾西冷冷地说道。

“他没有不来的理由。”陈兴说道。

“别忘了,你害死了他的女人。”蕾西提醒道。

“那也是我的女人!”陈兴注视着对方,眼中透着凶狠。

蕾西摊开双手,“所以你就把我们的未来交给一个恨不得你死的人?”

“别忘了,我们曾经也是仇敌。”陈兴提醒道,“我也同样信任你。”

“我建议你把‘曾经’二字去掉。”蕾西说道。

“好了,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你先到后面休……”

陈兴话还没说完,悬浮在身前的光盾接连爆发出数团徇烂的火焰,爆炸声震耳欲聋,光盾剧烈晃动,无数星沙从碰撞处飞溅出来。

六角形构造的光幕忽明忽暗,似乎快要坚持不住了。

“老大,对面的火力太猛了,我们几个的灵能快要耗尽了!”大猫急促地说道。那胖脸上满是汗水,不断地用衣袖擦拭。

蕾西朝着天空看了一眼,随即罡风四起,一片阴影俯冲而下,落在陈兴的身边。

狮头蝎尾,正是次级伪神“曼提柯尔”。

无形的力场蔓延开来,将陈兴和分身所在的位置笼罩起来。所有射来的子弹都被减速,逐渐失去惯性,最后落在地上。大猫见状,终于松了口气,撤销灵能护盾,招呼其他几个支援手坐下,喝药剂补充灵能,准备下一轮的防御。

“保存体力。”陈兴面向蕾西,认真地说道,“那边至少还有二十六万成建制的部队,我们需要应对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蕾西这次没有反驳,微微点了下头,到后面休息去了。

陈兴把注意力集中到战场上。虽然他在后方,但一直用侦查卫星观察,对战况了如指掌。

“老大,他们人数太多,再这样下去,我们可能会出现伤亡!”火咀用对讲机向陈兴报告道。

“全军退后五百米!”

第一批进攻的敌军精锐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但后面的增援有一万多人,士气正高,所以陈兴决定收缩战线,避其锋芒。

经过装备升级的哥布林蒸汽大军战力提高了不少,现在的哥布林不再是任人宰割的炮灰,而是具有一定战斗力的部队。

相比人类士兵,大概是十二比一的情况,一支哥布林小队可以对抗一个全副武装的普通步兵,胜率对半。

这样一看好像也没什么优势,毕竟五万哥布林才能对抗四千多人类步兵,但要是加上蕾西的蛇群,以及后方的镇守级精锐,杀伤力呈几何级数上升。

不过再强大的部队,也抵不住无休无止的消耗。

“左翼发现敌军部队,正朝我们包抄过来!”“右翼出现大批沙地鸵,火力非常猛!”“至少五十架守墓人机甲正朝我军阵地推进,一旦它们就位,展开堡垒模式,我们的处境将会十分艰难!”

战场各处陆续传来紧急情况,陈兴望着远处山脚下的黑暗,沉默了数秒,最后下定决心般握了握拳头,下令道:

“一线作战人员分批休息,保存体力。”

“必要时放弃主战场,利用高机动优势迂回作战!”

他不会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必要时候,他可以放弃这场战斗,带部队沿原路返回。

虽然在他的心里,他不认为李嘉图会背叛国家。从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李嘉图是个有荣耀感的人,同时也是个有家族使命感的人。

纵然他们之间有着无法和解的仇恨,但在国家利益面前,他相信以对方的格局,不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但这一切的一切,都建立在他的判断之上。

他是一个时常自我怀疑的人,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有多聪明,自己的判断有多准确,多么的接近真理,相反他认为自己很无知,很弱小。

正因为这种不自信,让他变得谨小慎微,不放过每一种的可能性。

也正因为这份谨慎,无数次将他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

然而,就在他陷入思绪的时候,骤变突生!

“呃,呃,呃啊啊啊!”“是它,它来了!”“畜生啊!”“爷爷跟你势不两立!”“畜生,我要你血债血偿!!”

对讲机里突然响起惨烈的哀嚎和愤怒的咆哮。

头皮传来激烈的刺痛,陈兴用力抓着头发,瞳孔剧烈收缩。

卫星视线中,一个庞然大物闯入战场。只见它通体赤红,面目狰狞,扭动着雄壮的兽躯,摧枯拉朽般撕开御灵大军的防线,冲进人群之中!

那猩红巨兽残暴无比,如同风暴般横扫整个战场,所到之处鲜血横流,残肢断臂散落一地。

暴食君主!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陈兴只感到全身血液上涌,身体止不住地颤抖起来。那不是因为恐惧,而因为情绪激动。

战场上,半数战士撕裂上衣,露出血淋淋的深渊印记,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嘶吼。

他们双眼赤红,悲愤到极点,朝着仇敌发出震天战吼。

“为了生存!”“为了梦想!”“为了铁诺!”

无尽的痛苦和悲伤化作满腔的怒火,他们咆哮着,不顾一切的冲向肆虐战场的远古凶兽。

他们视死如归,眼中只有决绝和愤怒,犹如飞蛾扑火般杀向仇敌。

正在逃离凶兽的红龙第二集团军战士口瞪目呆地看着这一幕,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们并不了解雷光团、大师团和凶兽之间不共戴天的仇恨,自然也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些人连死都不怕。

顷刻之间,赤红凶兽犹如踩到蚁穴,浑身爬满人类战士,疯狂地用手中的武器砍刺。

尽管它的皮肤坚韧如铁,但这些异种血脉的进化者也不是吃素的,在他们疯狂的攻击下,开始出现一个个深浅不一的伤口。

暴食君主发出愤怒的咆哮,一把抓起背上的一名人类,兽爪用力一捏,清脆的骨碎声响起。

在巨力挤压下,人类眼球外凸,口鼻溢血,却死死地盯着对方车轮大的眼睛,一边咳血,一边举起匕首刺向抓着自己的兽爪。

“死,死!”

他喉咙里发出含糊的声音,落下的匕首软弱无力,目光越来越黯淡,可反击依然顽强。即使拼尽最后一丝力量,也要杀死对方。

来自深渊的君王感受到了轻视,一只卑微的蝼蚁也敢反抗它。它发出愤怒的咆哮,然后将其塞进口中,用巨大的咬合力将对方碾成肉酱。

不远处,樱花飞舞的位置,一身武士盔甲的长月苍连注视着凶兽,头部微微偏过,目光看向后方的高地,那是主人所在的地方。她深深吸了口气,长刀缓缓抬起,指向凶兽。

“别去!”

她正要发起冲锋,却被叶阳白柳从后面拽住。

“你的战场不在这里,保护主人才是宫廷女仆的使命!”

平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见月苍莲面露犹豫,“可是……”

“它身上散发出来的灵能波动,就算没有王级,也接近了。”叶阳白柳用力地抓着她的手腕,“就算你冲上去,也只能是白白送命!”

迟疑数秒,见月苍莲收刀回鞘,跟着叶阳白柳向陈兴所在的位置移动。

回到战场中心,凶兽残暴地咀嚼着战士的血肉,鲜血从巨大的牙齿间溢出。两只前爪不断从身上撕下蝼蚁,或是塞进嘴里,或是重重地砸向四周的山体。

雄壮的兽躯疯狂扭动着,趴在背上的人类战士纷纷被甩飞,数量越来越少。

“畜生,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眼看战局越来越不利,火咀怒吼一声,抛下指挥官的职责,带着他的不死英雄冲进战场。

一旁的庞力见状,抱起手炮追赶上去。

不死英雄大步流星,宛如一道奔雷,先一步冲到凶兽面前,挥舞手中大剑,砍向凶兽前爪。

剑锋夹带罡风,重重地砍在兽爪上,剑锋入肉三分,砍在指骨上,发出金属的锵鸣。

凶兽吃痛,爪子缩了回去。不死英雄一击得手,幽绿的眼睛绽放光芒,抡起大剑,砍向凶兽小腿。

然而,大剑刚举过头顶,凶兽另一只前爪就扫过来。只听见“啪嚓”的一声,不死英雄碎成数块,零碎的盔甲和骨头向后方抛洒。

而这时,火咀冲到了凶兽面前,近距离端起火箭弹射向其头部。

“汹!”

火箭带着尾焰冲上去,在凶兽脸上炸出大团火焰。

跟在后面的庞力也冲上来,举着手炮连续轰击。

凶兽被打得连连后退,发出痛苦的嚎叫,嘴巴张开,吐出几具残破的尸体。、

“畜生,老子跟你势不两立!”

庞力咆哮着,步步近逼。

但优势还没持续几秒钟,暴食君主就恢复过来,一瓜子掌横扫了过来。

可以预见到的,不同悬殊的力量等级面前,庞力不堪一击。

手炮被巨力震碎,身体如同炮弹般倒飞,重重地撞在侧面的山体上。

火咀刚要冲上去帮忙,自己也挨了一爪子,如同老鼠般被压在巨爪之下,痛苦挣扎。

眼看就要被压成肉泥,危急时刻,散落一地的不死英雄重新组合起来,迈着流星大步,冲到巨爪前,大剑重重砍下。

“嗷!”

兽爪鲜血狂飙,凶兽发出痛苦的哀嚎,松开了爪子。

恢复自由的火咀迅速向侧面翻滚,避免再被攻击到。不死英雄双手握剑,奋力跃起,一剑砍在凶兽膝盖上。

凶兽顿时膝盖一软,身体向一侧倾斜。不死英雄轮圆手臂,一剑刺向凶兽腰部。

下一秒,伴随着巨大的锵鸣,大剑被巨爪硬生生地挡住。用力一扭,大剑连同手臂被绞下来。紧接着头顶一暗,更为巨大的后爪落下,将不死英雄踩入地面。

“老子,老子跟你势不两立!”

庞力摇摇晃晃地冲上来,双手握着匕首,对着凶兽手臂一顿猛刺。

凶兽眼中泛起红芒,一把抓起疯狂捅刺的庞力,抡圆胳膊,砸向旁边的巨石。

“噗嗤!”

庞力背部重重地砸在凸起的石头上,喷出一大口鲜血,身体无力地垂了下来。

“兄弟,兄弟!”

火咀眼见庞力受伤,双眼通红,彻底失去理智,狂吼着冲向暴食君主。

庞力背靠着石块,挣扎着站起来,前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

他感觉到,生命正在流逝,或许他已经离死不远了。

“不,我不想死,我还不能死……”他呢喃着,瞳孔逐渐扩散。

“年轻时,很苦,很穷,一心想赚大钱,想过好日子,结果跟错了人,走错了路。”

“直到那一天,遇到了他,我这个操蛋的人生,终于做对了一次。”

“我这辈子,也终于活明白了。”

“可是,相处的时间为什么这么短暂。”

“我,我还不能死,因为我要替他,走完他还没有走完的路!”

“我不能死,不能死……”

他的声音越来越来小。

当生命之火即将熄灭之际,一声清澈的凤鸣响彻天际。

庞力胸膛爆发出一团绿芒,一只青鸾振翅而出,围绕着他的身体飞舞。

青鸾引路!

一瞬间,消散的力量仿佛回到了身体,如同泉水般喷涌而出。

只见那铜浇铁铸的身躯上,一具重型盔甲正在缓缓成型。

那盔甲敦实厚重,看起来有几百公斤重,做工粗糙不堪,造型粗犷豪放,如同一个巨大的人形铁罐头。

而另一边,火咀被甩出几十米外,他的不死英雄破碎了又重组,重组了又破碎,暴食君主终于不耐烦了,两只兽爪抓起不死英雄,用力一扯。

狂暴的力量之下,不死英雄腰椎断裂,被扯成两截。

“吼!”

暴食君主头部睁开无数眼睛,腹部裂开一道口子。

定眼看去,竟然是一张血盆大口,里面布满密密麻麻的尖齿,看得人头皮发麻。

那长在腹部的巨口,一眼看不到底,仿佛无尽的深渊。

既然打不死,那就吞噬掉。

兽爪抓着不死英雄,向腹部的巨口塞去。

最后的时刻,不死英雄扭过头,眼窝中的幽火望向远处的火咀。

那目光,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不!”

火咀目眦欲裂,痛苦地嘶吼着,伸长手臂,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不死英雄被巨口吞噬。

然而,就在不死英雄淹没在密密麻麻的牙齿之中的前一刻,它身上的盔甲纷纷剥落,化作一束束金色辉光,飞向火咀。

脑海之中,响起了低沉的声音。

后面,就交给你了……

一副老旧斑驳的铠甲在火咀粗壮的身躯上凝聚成型。虽然甲面凹凸不平,布满刀剑的划痕,钝器造成的损伤,却散发着金色的微光。

英灵传承!

感受到了不死不灭的坚韧信念,暴食君主发出狂暴至极的咆哮。

这是深渊君王最憎恨的东西,如同悬于头顶的利剑,让它既恐惧又愤怒。

这是世间最脆弱也是最坚强的存在,脆弱之时,宛若尘埃,浮生若梦,坚强之时,浩若星海,无坚不摧。

最危急的关头,远征军两员大将同时觉醒圣域武装,与深渊君王展开了殊死搏斗。

高地上,汇集在陈兴身边的众女被战场上的骤变惊得口瞪目呆。她们谁也没想到,这两个看起来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糙汉子,竟然能在生死搏杀中觉醒圣域武装。

正如一句诗人的话:

命运,对勇士低语,你无法抵御风暴。

勇士低声回应,我就是风暴!

陈兴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面对火咀和庞力的觉醒,他只是稍微留意了一下,然后就把注意力放回到原本的事情上。

沉静之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终于,经过数分钟的筛查,他找到了敌军阵地中的秦武。

锁定目标!

陈兴站了起来,环视着身边的女人,最后面向蕾西,缓缓说道,“如果我失败了,你就带人离开。”

“别逞英雄!”叶阳白柳面露焦急,一把抓住陈兴的手腕,“你不是做英雄的料!”

陈兴朝这个关心自己的女人微微一笑,点头致意道,“谢谢你。”

他再次看向蕾西,叮嘱道,“记住我刚才说过的话。”

话音刚落,陈兴身形一晃,化作无数细小电弧,消失于无形。

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必须去做,哪怕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今晚,秦武必须死!

瞬移前进的过程中,他撕开衣袖,露出手臂上鲜血淋漓的深渊印记。

因为距离太近,圣女的封印被破坏。冰冷漆黑的暗域中,一对猩红的眼睛正注视着他,充满暴虐与嗜血的气息。

“秦武!”

他低吼着,在身后留下一串串电光残影。

“我们必须帮帮他!”

高地上,叶阳白柳看着自己的小腹,抬头对蕾西说道,“如果他死了,孩子就没有父亲了!”

蕾西嘴角勾起一丝残酷的笑容,“我自己可以养。”

叶阳白柳咬了咬牙,转头看了眼见月苍莲。后者会意,身形一闪,出现在蕾西身后。

叶阳白柳伸手一招,长枪飞到手中,朝前抬起,枪尖指向蕾西。

卡蜜拉脸色一变,想要上前帮忙,就被山娜高大的身体挡住去路。

“选择吧。”叶阳白柳淡淡说道。

“你真是犯贱!”蕾西忍不住骂道,然后一转身,张开苍鹭之羽,振翅而起,朝着陈兴的方向飞去。

与此同时,双头蝎尾狮俯冲下来,叶阳白柳、见月苍莲、山娜三人骑上狮背,尾随而去。

敌军阵地中,陈兴灵池水位急速下降着,身形犹如鬼魅,穿过重重防守,出现在秦武面前。

在上一场战斗中被吓破胆的秦武,穿着最高级别的泰坦三代重型防护甲,躲在一千多名重装格斗兵的保护下,反正他唯一的作用就是为暴食君主提供干涉这个世界的空间通道。

手中的黄金左轮早已凝聚了数倍压缩过的灵能,蓄势待发。

“去死吧!”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目标的脑袋,发动九重奏。

秦武看见瞬移到面前陈兴,顿时惊魂万状,情急之下,一把拉过身边的格斗兵挡在前面。

目标受到阻挡,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陈兴停止激发九重奏,另一只手召唤出荣耀战斧,一斧头劈飞那名格斗兵。

“你们这群蠢货,快保护我!”

秦武连滚带爬地逃向后方,陈兴抡着战斧,将两人之间的障碍全部扫清。

“往哪逃!”

陈兴一声爆喝,枪口瞄准秦武背后,发动九重奏,用力扣下扳机。

“嘭!”

枪声沉闷无比,蓝焰喷出数米远,秦武背后爆发出刺眼的光芒,如同玻璃破碎,飞出无数碎光。

巨大的冲击力下,密密麻麻的裂纹在泰坦护甲表面蔓延开来。

叠加九重奏的一枪,只是击碎了秦武的灵能护甲,并没有损伤到身体。

陈兴立即发动过载技能,接近枯竭的灵池迅速回满,黯淡的九重奏符文重现光华。

他重新凝聚灵能,压缩后灌入黄金左轮的子弹中。

但这个过程需要不短的时间,而他正处于敌群之中。

“混蛋,快过来保护我!”向前扑倒的秦武在地上翻滚,如同疯狗般狂叫着,“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全都得死!”

格斗兵们从四面八方涌来,挡在秦武面前。

“杀了他!”

“快点儿,杀了他!”

缓过劲来的秦武面露狰狞,指着陈兴狂叫不止。

格斗兵们也反应过来,纷纷举起盾牌,朝陈兴包围过来。

眼看情况紧急,陈兴心念一动,召唤出大批哥布林。

可糟糕的是,这里地形狭窄,到处都是敌人,哥布林刚跑出来就被斩杀殆尽,根本不管用。就连白狼王也是一样,刚冒头就被砍得浑身是血,哀嚎着退了回去。

陈兴只好一边蓄能,一边挥舞战斧,逼退敌军。

“快上啊,你们这群蠢货,怕什么,他就一个人!”

“你们一人一刀,就能把他砍成肉酱!”

陈兴没有灵能护甲,也不擅长近战,重重围攻之下,身上很快就受了多处刀伤和钝器伤。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秦武原本以为是个强劲的对手,却没想到对方连灵能护甲都没有,当即狂笑不止。

“哈哈哈,连灵能护甲都没有还敢来冲进来!”

“我看你是活腻了!”

秦武表情扭曲,推开挡在身前的格斗兵,单手化掌,一击轰了过来。

陈兴刚用战斧劈开一个冲上来的格斗兵,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秦武突然袭至身前,一掌轰在他胸口上。

他顿时口吐鲜血,向后飞出数米,重重地撞在敌军格斗兵的盾牌上。

“就这点儿实力,也敢来杀老子!”

秦武叫嚣着,冲上去一脚踹向陈兴脑袋。他这脚铆足了力气,夹带罡风,劲道十足。要是踹实了,就算脑袋不裂开,脖子也要断掉。

千钧一发之际,陈兴的黄金左轮蓄能完毕。刹那间,灵海之中风浪大作,九重奏符文绽放万丈光芒。

九倍灵能爆射!

枪声如雷,正在起脚踹踢的秦武身形一滞,胸口炸出大团血花。

他不可置信地低下头,眼睁睁地看着胸前巨大的血洞,惊恐的表情凝固在脸上,渐渐没了声息。

秦武的尸体软绵绵地倒下,远处响起暴食君主不甘的咆哮,庞大身形由实变虚,逐渐透明,化作星沙散去。

看着幻灭的凶兽,已是强弩之末的火咀和庞力顿时浑身一松,跌坐在雪地上。

而陈兴这边,压力有增无减。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他是红国宰相陈二六,谁能砍下他的脑袋,就能换十万金币!”

敌军士兵顿时像打了鸡血似的,前赴后继地冲上来。

陈兴全力发动瞬间移动,连续朝己方阵地移动。可他刚用完过载,很快就到了虚弱期,所剩无几的精神力瞬间清零。

而这时,他距离己方阵地还有数百米,依然处于敌军围困之中。

失去瞬移能力,又处于过载的虚弱期,连普通人都打不过。

完了……

万念俱灰之际,一道劲风从头顶掠过,随着清亮的叱喝,金光一闪,近处的敌军全部被轰飞。

紧接着天空一暗,双头蝎尾狮盘旋而下,吹出烈焰风暴,逼退大批敌军。

三道人影从飞狮上一跃而下,在陈兴周围三角站立,构成一道坚不可摧的防线。

最新小说: 综网:从山海经杀到上古 满门反派疯批,唯有师妹逗比 神级游戏,我独获超S级天赋! 乒乓生涯 王者之锋 原神之我是至冬使节 网游:我能获得百倍奖励 燕归尔新书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什么叫巫女型中单啊 快穿之媚色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