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明书屋 > 都市言情 > 随身桃源空间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拼命

第三百九十一章 拼命(1 / 1)

“明白了少爷。”大牛脸色怪异的接过林晓递给他的号角,这样的东西,吹响后要是说传出传出几百米大牛觉得还靠谱,可这地方这么大,到时候各分东西,连人都没有踪影,怎么可能通知的到。

“记得,危险的时候吹响它就行。”林晓见到大牛仿佛一点都不信的神色,不放心的再次叮嘱一句。

“是。”见到林晓反复叮嘱,大牛也不在认为这是林晓开玩笑,郑重的把这号角挂在腰间。

这号角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在地摊上随便买的,只是里面有一丝林晓的精神力在,吹响号角后就能要交代了点头道。

“嗯,我去西边。”

“我们北边吧。”

“那我们就一天后这里见,我先走一步了。”钱明哈哈一笑,脚尖点地,身形飘然远去。

“少爷,我们也走了。”王波和大牛抱拳一拜,朝着北方远去。

林晓没有像他们急冲冲的,反而漫步行走着,他对于这什么晶体的只是抱着好奇的心态,对于拥有着领先数千年的基础体术来说,他有信心可以踏入第六层,也就是传说中的武宗境界。

能找到是最好,不能找到也算是一次体验,林晓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林晓抬头望向天,自从进入第三区域后,好像连太阳都不见了,整个区域好似披上了一件灰色的衣裳,显得昏暗悠远。

“唉~~,我好像忘记问那晶体长的什么玩意了,这可如何是好。”没走多远,林晓一拍脑门,自己连样子都不知道,还怎么找?难道随便找快石头吗?

“算了,看到亮晶晶的都算晶体吧。”林晓刚刚想返回,可一想他们肯定都走远了,就算现在回去也无济于事,还不如继续走,找到漂亮又会发光的都拿起来就是了。

林晓觉得自己的想法不错,认同的点点头,不在耽搁,脚步慢慢的加快,精神力释放出去,往地底钻去,林晓的想法很简单,既然这么多年来那所谓的晶体都没有找到几块,这说明晶体出现在地面上的概率非常之小,天空不用想了,那唯一可能出现的地方,就是地底之下。

精神力穿透岩石比想象中的难,而且消耗也大多了,平时可以看到上千米的地方,地下只能看到百米左右。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一路走来,林晓的精神力急剧消耗,额头上都冒出滴滴的汗水。

“呼~~休息下,这鬼的东西怎么那么难找。”林晓深吸一口气,随便找了块石头坐下来抱怨道,他可是整整找了好几小时,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相比较于恢复宇能,林晓的精神力恢复的更加缓慢,没有一个特有的,只能靠着睡觉来恢复消耗的精神力,这不,林晓找了一个背风的大石头,下面摊了一件衣服,舒舒服服的躺那休息,嘴巴庞还挂起一道口水。

“闫云,我劝你交出水晶,不然你出去也是个死字,要知道,你手中拿着的是什么,到时候,所有的先天巅峰都会疯狂的,你这小小的先天后期根本保不住的,还不如交给我。”张彪大吼道,两到身影一前一后,从远处慢慢疾行而来。

“张彪,你别做梦了,你以为你的算盘我不清楚吗?不就是想拿着水晶找四大家族换一份好前程吗?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比不上一件东西,lgd,老子艹你大爷,张彪,老子算看透你了。”闫云怒火冲天,边跑边骂,肚子上插着一把匕首,鲜血打湿了身上的衣裳,狼狈的在前面逃跑着。

两人可以算是相交多年的兄弟,他们联手闯遗迹已经三次了,可以说是老手了,这次闫云发现了水晶后,第一个找他分享,结果却没想到,张彪见财起意,直接撕破了兄弟情,在闫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戳了一刀,本来是直奔心脏的,想一下捅死闫云,可武者的第六感救了闫云,在险之又险的情况下,避开了致命一刀,却也让这匕首留在了他肚子上。

闫云一只手捂着肚子上面的刀柄,不让剧烈的运动对刀产生移动,另外还要全力的躲避着张彪的追击。

“哼,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要怪就只能怪你眼睛不好。”张彪狰狞的笑道。

“艹,老子是瞎了眼,你这个生儿子没的家伙,以后会不得好死。”闫云只能拖着伤,不断的逃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至于反击,根本是有心无力,他凭着先天后期的体质,才能坚持这么久,要是张彪再穷追不舍,闫云就有失血过多的危机了。

张彪也了解这个情形,一直在防备着闫云的拼死反扑,只要成功的拖死闫云,张彪相信,睡觉肯定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所以才不紧不慢的跟在闫云后面,不时的放两道真气,让闫云只能被动着逃跑。

林晓在大石旁还睡的天昏地暗,根本没注意到不远处的两人,很惬意的翻了个身。

“就算我死,也不会让你这家伙得到水晶的。”闫云停了下来,他明白自身的情况,再跑下去,死的也是自己,不如拼死一搏。

“哦?是吗?”张彪口气轻佻,满不在乎的说道,可心底已经加强戒备了,他也清楚,闫云这是要拼死反扑了,要是顶不住,到手的桃子就飞了。

‘蹼’

闫云反手抓住匕首柄,用力拔出来,一条鲜血随着带出来,又飞快的在身上点了几个穴位,止住狂飙的鲜血。

这样的手段也适合来急救,穴位要是封闭的久了,闫云也是死路一条,最迟也得在半小时内真正的逃跑解封,不然以后会留下后遗症。

张彪可不是善人,他才不会傻傻的等待,他见到闫云的动作,明白要干什么,抢先一步冲了上去。

闫云瞳孔一缩,眼尖张彪近在眼前,抬起一只手仓促应战,‘啪’的一声,两人的手臂对撞,闫云很快就被击退,连续退了五步,脸色一白,而张彪有备而来,只是脸上一红,就恢复了,继续朝着闫云进攻,闫云看到伤口稳定下来了,虽然体内气血翻滚,也还有一战之力,抱着就算自己死也要把张彪拖下地狱的心理,疯狂的反击着。

‘轰’‘轰’‘轰’

一时之间,闫云这样不要命的打法让张彪变得畏首畏尾,虽然失了先机,可却能反压住张彪。

“艹。”两人再次对碰一掌,各自后退几步,张彪抹了下嘴角的血迹,这样疯狂的对撞,张彪心底出现一丝胆怯。

闫云红着眼,也不管自己残破的身躯,再次往张彪冲去,眼中闪过疯狂,他已经豁出去了,这样的身体,加上如此重的伤,就算治好了,修为也别想再进一步,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两道身影不断的交错着,碰撞后退开几步再次相撞,张彪也疯狂了,在闫云毫无顾及的拼命下,每一次都是全力以赴的冲击,不要命的打法,让张彪吃了好多次亏,闫云完全不管自己受伤多重,只希望多击中两下张彪,不顾张彪打过来的拳脚,只要不是要害,闫云就直接放弃闪避,完全是一副以命换命的样子。

这样拼命,让张彪一下子没适应过来,每次出拳最后都被迫回守,非但没对闫云造成什么伤害,反而自己被打的吐血。

张彪不断喘着气,身上一条条伤痕滴着血,红着眼盯着闫云,他也豁出去了,这次不是他死就是闫云亡,要还是抱着一些小心思,最后可能是他永远的倒下去,而闫云什么事情都没有。

想通了这些的张彪,也做好了拼命的准备,两人再次碰撞。

这次,张彪没有顾及太多,和闫云一样,也是红了眼,两个疯狂的家伙撞一起后会是什么结果呢。

‘轰’‘轰’

“蹼”

“蹼”

闫云和张彪根本没有抵挡对方的拳头,全部打到对面身上,两人再也忍不住,狂吐一口鲜血。

“哈哈哈,来吧,看谁命硬,希望你不要这么早死,让老子好好的教你怎么做人。”闫云疯狂的大笑,不顾身上的伤,再次冲过去。

“我相信,先死的肯定是你,嘿嘿,到现在为止,都有二十分钟了吧,就是不知道,过几分钟谁会气血郁结而亡呢。”张彪可一直记得匕首的时间呢,现在正是好时机,抛出这个问题来瓦解闫云的信心,让他生出一丝退走之心。

“拉到吧孙子,老子就算是死在这里,也要让你陪我下地狱。”闫云先是脸色一变,然后好像想通了什么,狠声的骂道。

张彪还想说什么,结果闫云不给他机会,再次扑了上去。

“地震了?尼玛睡个觉都不安稳。”大石头后面的林晓揉揉头,感受着大地的震动,还有那一声声如惊天霹雳般的雷鸣。

这是闫云和张彪对拼造成的,真气疯狂交错着,碰撞在一起后,就会发生巨大的轰鸣声,好似打雷般。

“不对啊,怎么真气波动如此大呢?”林晓瞬间清醒,原本还有一丝睡意的他感知到真气波动剧烈,立马没了睡意。

“咦,有两先天后期在拼命?”林晓来到大石头上,看到下面的情形。

为什么林晓会说拼命呢,闫云和张彪战斗的地方过于凌乱,就算是地皮,也被轰下去好几层,两人战斗的地方土地最少被轰飞了五米,形成一个深五米的巨坑,两人在坑里抵死缠绵,嗯,活脱脱一出基情四射的场面,搞的也太凶了。

“难得一见的场景啊,精彩,都疯了不要命了吗?”林晓在上面嘀咕着。

“对,上,暴他菊,对了,冲,反暴,就是这样,再来,插进去,完美,就是这样。”林晓在上面看的热血,口里不时还念叨着,要是有旁人听到,肯定会误会的。

事实是这样的,闫云和张彪都已经打红了眼,就连市井之辈的招式都拿来用,如两个流氓打架,踢、插眼、抠鼻孔只要能想到的,都能看到,两个不顾身份这样打,让林晓都兴奋莫名。

“别停,继续,就是这样,加油,搞死他,看,翻白眼了,加把劲搞晕他。”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林晓在看什么的画面呢,两个大男人以命相博结果到了他嘴里就成了这模样,天理何在。

先分析下这段的原场景吧,时间也差不多到了,闫云封闭的穴位逐渐的解开,一丝丝的鲜血再次从匕首的口孔中留出,让原本就失血过多的闫云雪上加霜,都翻起了白眼,只是最后还是被闫云咬牙坚持着,面前的张彪都没倒下,他怎么能便宜张彪呢,靠着这样的一股意志,压榨着体内最后一丝潜力,闫云疯狂的发起最后一波进攻。

而油尽灯枯的张彪也一样,对面闫云的疯狂,他只能默默的忍受着。

结果,还是闫云略胜一筹,张彪倒下了。

张彪倒下后,闫云还最后补了一下,确保张彪确实死了,双眼一翻,那股意志再也坚持不住,躺在了他身上。

“好,晕了,我艹,太暴力了,不能这样,搞完了还抱一起。”林晓还在拐叫。

这就是以上的场景,结果却被林晓用如此羞涩的话语翻译了出来,真是有违天和,希望上天别直接一道雷劈死这丫的。

“算了,我去看看。”林晓见到两人都倒地了,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下去看看,来一次第三区域也不容易,尤其还能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见到人,也算缘分。

而且,林晓心底还有一丝疑惑,为什么他们要这样拼命,难道发现了什么?这才是林晓最主要的目的。

虽然林晓懒,可懒不代表笨,一般懒得人才聪明,知道如何用最快的速度完成自己的事情,好空出多余的时间来给自己偷懒休息。

林晓走下巨坑,过去瞧了瞧,发现在下面的那个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而爬在上面的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

“谁叫我是好人呢。”林晓从空间里拿出纱布和一些伤药,粗鲁的给闫云包了几圈。

‘啪啦’

一个东西从闫云的怀中掉出,林晓被声音吸引后,看向地面,发现是一颗天蓝色的石头,上面好似还流动着。

“咦,这是什么?”林晓俯捡起来,拿在手中把玩,与四周的石头没有什么不同,不过颜色却是蓝色的,比那些乌溜溜的石头好看多了。

“算了,我先收着吧,看这东西还不凡,等这家伙醒了后问问他。”林晓把水晶放如自己怀中,手掌抵着闫云的背,宇能缓缓的进入闫云体内。

“我艹,用得着那么拼命吗?”闫云体内的经脉呈现在林晓脑中后,林晓破口大骂。

“算你小子好运,遇见了我。”林晓想反正都准备救了,还是一路送到西吧。

宇能修补着闫云受损的身体,把一些重要的经脉再次连接起来,引得闫云的真气形成一个大周天后,林晓才缓缓把宇能从他身体里面撤出来。

“算了,便宜你小子了。”林晓看到闫云还是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心疼的从空间里面催熟了一颗玲珑果,给闫云服下。

玲珑果可是和蕴道果一个层次的东西,可惜它的功效是治愈用,在玲珑果的帮助下,闫云身体外面的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疤,更不用说身体内部亏空的血液和受损的内脏了。

对于下面那个死了的张彪,林晓就没兴趣了,手一挥,弄了个坑就把他给埋了,也算是入土为安。

手里夹着闫云,林晓再次来到大石头上面,随手把闫云一扔。

“嗯,我这是哪里。”闫云慢慢转醒,沙哑的问道。

“别看了,你还活着。”林晓没好气的回答道,以他小气的姓格,要不是一些东西要问闫云,他可舍不得一颗玲珑果。

“阁下是谁?”闫云见到林晓,警惕道。

“你还是坐下吧,就你这幅样子,风一吹就倒。”林晓满不在乎的说。(未完待续。)

最新小说: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刘宋汉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