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明书屋 > 都市言情 > 随身桃源空间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棋局

第二百三十一章 棋局(1 / 1)

见到林晓已经和红方的士兵交上手了,钱老头和罗威也不甘示弱上前缠上一个士兵,这样林晓面对的士兵就剩下三个了,让林晓的压力大减。

在林晓和一个士兵硬拼的时候,剩下两个士兵也没闲着,拿着方天画戟就是一记直刺,直冲林晓胸口而来,林晓见状一掌打在和自己僵持的士兵身上击退了他,脚尖一点地,身形一缩,不退反进,直接从两把方天画戟中穿梭而去,逼近一个左边的那个士兵,手中的剑指宁而不发,对着士兵的胸口狠狠的刺去,一寸长一寸强,当士兵被近身后,手中的方天画戟到是成了摆设,只能拿着身体硬抗林晓的剑指,只是好像低估了林晓的剑指,很简单的一划一竖,士兵就直接被分成了两断,掉到地上变成了石头。

见到林晓这么快就解决了一个士兵,让另外几个人心中一突,在三个士兵的围攻下迅速的解决了一个,就算是黄鸣都不敢说自己有林晓那个实力,最多也只能拖着两个,还要很谨慎的对待。

这边林晓解决了一个士兵,让钱老头和罗威的精神大振,攻击也越发的狂暴,打的自己的那个士兵连连后退。

三个士兵都对林晓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别说现在只剩下两个了,林晓仗着微步的神妙,一步步靠近手持方天画戟的士兵,早就在他们出招前就知道了运行的轨迹,提前作出了闪避,连一丝意外都没有,很顺利的把剩下的两个士兵也斩于手下。

抬头望去,其他人还在奋斗,和自己的对手僵持不下,只是林晓没观察多久就脸色一变,他见到上空不知道什么原因多了一个沙漏,时间已经过去三分之二了,而广场上的车马跑石像上的尘埃已经在慢慢的解封当中,这样联想起来,要是空中的沙漏的时间到了,那么下一波的攻击就会降临了,这才导致林晓的脸色一变,看着场中还剩下7个士兵,林晓也顾不得其他了,要是自己心中的猜测是对的,时间到了造成敌人增加这才是最难堪的问题,到时候自己这6可能都会交代在这里。

“我来帮你们,时间已经不多了。”林晓大喊,众人虽然不知道时间不多了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们也反对,早点解决早点好。

士兵都被其他人拖着,这次林晓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双脚一跺地,在原地留下两个深深的脚印,自己如同炮弹一样冲了出去,运起剑指,一闪而过,林晓落地,士兵的头颅飞起,和身体分家,倒在了地上。

“去帮其他人,看上空的沙漏,快没时间,下一波的敌人快苏醒了。”林晓解决掉这个士兵后,对着罗威说道,罗威听到林晓的话,下意识的往空中和广场上望了一眼,顿时吓的魂飞魄散,沙漏里面的沙快漏完了,只剩下四分之一了,而士兵还剩下6个,马上跑去帮助钱老头,林晓见到他们合力斩杀一个,也放心许多,他知道士兵的能耐,面对两个先天初期很快就会被斩杀,把目光放到黑方那一边。

黄鸣的底牌基本已经暴露的差不多了,他修炼了一门先天武学,而且还是防御的先天武学,身体被染上了一层金色,正在和最后一个士兵拼斗,另一个士兵已经被他解决了,不过看他身上交错的伤痕,为了解决那个士兵自己也受了不小的伤害。

黑方那边除了黄鸣可以亲自解决自己的两个以外,齐祖升和王洪涛只能拖着杀不掉,尤其是王洪涛,只能做牵制,他的武器虽然对人来讲可能很麻烦,不过对这种没有痛觉的石像士兵来说就像是挠痒痒,幸好身法好,一时之间到是没什么危险。

林晓先跑去帮齐祖升杀掉了他的士兵,让齐祖升速度去支援黄鸣,争取以最快的速度把速度石像士兵清理干净,而自己却是马不停蹄的跑到王洪涛身旁。

王洪涛见到林晓跑过来,眼睛一亮,他可是知道林晓的实力,马上改变自己的策略,先天中期的实力全开,身形速度围绕着两个石像士兵绕圈,手中的天蚕丝不断的绕着石像士兵,把他们捆成一团。

“快点,就是现在,我支持不了多久。”王洪涛大喊。

林晓见到王洪涛把时机都弄出来了,当下也不客气,两声‘砰’‘砰’过后,士兵再次变成石头倒在地上。

“林小友,幸亏有你,不然我还不知道如何解决到他们。”王洪涛摸摸额头上的汗。

“走吧,下一波马上就来了。”林晓抬头望了一眼天空上挂着的沙漏,也没时间寒暄了,招呼着王洪涛来集合。

“好。”王洪涛也知道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跟在林晓的身后回到之前集合的地方。

黄鸣那边在齐祖升的帮助下,也顺利的杀掉了最后一只石像士兵,6人再一次聚集在一起,罗威已经把林晓发现的事情告诉了所有人,每个人都抬头望着沙漏,直到最后一粒沙滑进了沙漏。

‘轰’‘轰’‘轰’

声音不断在这寂静的广场里回荡,广场上双方的车马跑全部震动起来,等一切都停止下来后,再次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一匹栩栩如生神骏的汗血宝马,鬃毛随着风飘扬,不用说,这是红方的马了,一辆古代的攻城车‘嘎吱’‘嘎吱’的开上来,三米多高的体积,一块木门般大小上插满了寒光凌厉的刀锋,密密麻麻的让人头皮发麻。

相对于车的高大和马的神骏,炮显得很不起眼,黑漆漆的一个炮筒架设在一个固定的点,不过众人见过另外两样,根本不会小看它。

黑方也一样,一次姓苏醒了车马炮,这样,就形成了6对6的局面。

林晓心中在沉思,自己这堆人里面,可能就自己和两个先天中期的能顶住一个,其他的不好说,这边又有6个,要怎么解决他们呢。

“我去试一下这些东西。”王洪涛抢先开口,这里所有人就他一个人修习了先天身法,除他之外没有更好的人选了,经过一番思考,王洪涛决定先过去试探一下,打不过跑还是可以的。

“那麻烦王兄了。”黄鸣见到王洪涛主动请辞,当下也高兴不已,急忙说道。

“呵呵,我们现在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要是再不同心协力,我感觉会都交代在这里。”王洪涛笑笑,心里这种感觉越发明显。

“你们说,这像不像一个棋局。”钱老头是个象棋的爱好者,仔细考虑着刚刚到现在所遭受到的事情,如同棋盘。

“啊,你这样一说也感觉很像。”齐祖升早年也痴迷过一段时间,不过到了先天后,不是同境界的人根本不是对手,就渐渐失去了兴趣。

众人回想起来,还真是如此,在座的都是先天,只要稍微一个提点,所有人都反映过来,都倒吸一口冷气。

“刚刚红方的是五个兵,黑方的是五个啐,现在是车马炮,那下面那些石像就是象、士和将了。”林晓接下去说道。

“要是真是如此,那么这关过掉还有两关要过,最后还要面对两个王。”黄鸣接着林晓的话,脸色突然变的很难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棋局已经被触发,除非没人闯了才会停止。”林晓叹息一声,至少知道了一点,也有一点心里准备。

“嗯,林小友说的对。”黄鸣点头,心下无奈也没办法,正如林晓所说,除非都是死光了,不然这棋局看来是不会停止的。

“我说,你们别聊了,快点来帮我吧。”王洪涛见到一堆人聊的热火朝天,而自己险死还生,大叫道。

王洪涛凭着踏云步的诡异,不断的周旋在黑方的车马炮之间。

“王兄,在坚持一下。”黄鸣高喊一句。

“你们看看,这是不是很有规律,车一直在横冲直撞,而马只能按照固定的路线走,而那个炮,每次放炮前身前必定有东西遮掩。”林晓也精通象棋,看了不到5分钟,就意识到这些石像就算攻击人,也会按照棋局上的路线来,而不是乱跑乱跳。

“林小友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啊。”黄鸣不动声响的拍了一记马屁。

“这样吧,罗兄,你去帮忙王兄拖住黑方的车马炮,最好的话能吸引到红方这边,让他们自相残杀,自古红黑势不两立,我不相信他们碰见了不会自相残杀,而我和黄兄就去红方那边引诱另外三个,钱老头你和齐兄就在旁边观战,给我们指出具体的位置,毕竟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林晓眼光在众人身上转了一圈,然后开口说道。

林晓早就在刚刚用实力证明了自己,而且这样分配很合理,没有一个人反对。见到众人点头,林晓继续说道:“那就这样吧,行动吧,时间过了三分之一了。”林晓眼角瞟了一眼上方,见到沙漏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

罗威直接跑去王洪涛那里,把车给吸引过来,牵扯着车不让它去妨碍王洪涛,让王洪涛的压力大减,王洪涛感都在林晓的安排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时间很快就到了,沙漏再一次漏完,代表着象的石像逐渐的震动起来,慢慢的苏醒过来。

“就是现在。”林晓大吼一声。

经过不断的引诱,林晓所在的位置已经离象很近了,身后的红方马不断的追随着林晓的脚步,朝着黑方的相跑去。

林晓在也不保留修为了,宇能全开,狠狠的在地上一跺,身形一闪而过,直接过了相,也在这一瞬间,相终于苏醒了,睁开了那双猩红的双眼,而红方的马紧随其后,直接撞上了苏醒过来的相。

所有的事情如同林晓猜测般,棋局上面的红方和黑方撞到一起后,如天雷撞地火,‘轰’一声就直接对上了。

林晓转身望去,一切如同林晓所说的,马和相已经打的不分难解了,其他的人也一样,带着各自的马和车往象或者相上撞去。

全部碰撞一起后,林晓和其他三人再次回到原地会和,看着广场上打的热火朝天的马和车,林晓他们也很庆幸,这里的棋局,炮从苏醒后就没有动过,一直扎在原地,也是和棋局有点不同的地方。

只要见到炮台那和广场相连的底座就知道为什么炮不能动了。

“走,去把炮给解决掉吧,这个可能要我们自己去解决了。”黄鸣提议道。

“好,那速度点。”林晓点头说道。

六人很快就分成了两组,各自往红黑双方跑去,只是炮没有想象中脆弱,就算三人围攻,也花了很大的气力才解决了这个炮台。

而那边车马和象的比拼也到了最后阶段,众人也听来下仔细的观看起来,都在等待时机。

不过事情没有林晓他们想的那么简单,车马虽然不负众望的把象给干掉了,可是奇异的事情发生了,车和马以肉眼的速度恢复着,这是让众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事情的变化好像再次发生了一次转折。

“这……。”不止是林晓无语,其他人也一样。

“走吧,继续带着他们饶圈子,这样不是更好嘛,连下面的士都不用我们出手了。”林晓转念一想,这也不错啊,连下面的士都不用自己出力了。

听到林晓的话语,众人也是眼睛一亮,微笑再一次占据面孔,各司其职继续带着车马转圈,以同样的手段再次解决了士。

解决完士后,在所有人没注意的情况下,沙漏悄悄的消失了,没有引发任何人的注意,全场所有人都在紧紧的盯着场中的车马和将,全场就剩下他们6个了。

根据之前象棋的规则,林晓没有把将放在眼里,只要不进入‘田’里面,将军也出不来不是吗。

不过红方只剩下帅和马,而黑方的只剩下车和将,其他的在和士的碰撞上被士给斩杀掉了。

现在广场上形式已经很明朗了,两边各自只有一员大将,其他的完全已经拼光了。

“上吧,结束这个棋局吧。”王洪涛说了一句。

以三人围攻一个,很快就解决了仅剩下的车和马,现在整个棋局上面只剩下了红方的帅和黑方的将,其他的一切全部被清空了。

“等等。”林晓突然叫住了所有人。

“怎么了?”钱老头好奇问道。

“不觉得很奇怪吗?”林晓反问道。

“奇怪什么?”王洪涛也好奇的问道。

“我也说不上来,只是有一种不怎么好的预感。”林晓皱着眉头,自从棋局上只剩下两个王之后,林晓就觉得异常的压抑,心中闪过一阵不详的预感。(未完待续。)

最新小说: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刘宋汉阙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第一神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