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明书屋 > 都市言情 > 随身桃源空间 > 第七十三章 碎片

第七十三章 碎片(1 / 1)

到最后,林晓索姓就不去考虑了,反正人都来了,看到实物可能是两种感受。

第二天一早,生物钟准时的林晓从床上爬起来,“哎~,什么床啊,睡的我真不舒服。”睁开眼第一件事情就是埋怨酒店的床睡的不舒服,林晓睡惯了家里的床,出门在外的还那么多要求。

收拾好自己,看着镜子里唇红齿白的清秀小脸,满意的点了点头,“长的真帅。”还自恋的摆了个poss自夸。林晓又傲娇了。

泸定桥位于中国四川省西部的大渡河上,是一座由清朝康熙帝御批建造的悬索桥。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在长征途中“飞夺泸定桥”,使之成为中国[]重要的历史纪念地。1961年,泸定桥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泸定桥全长10367米,宽3米,由桥身、桥台、桥亭三部分组成:桥身由13根碗口粗的铁链组成,左右两边各2根,是桥栏,底下并排9根,铺上木板,就是桥面。每根铁链由862至997个由熟铁手工打造的铁环相扣,总重量达21吨。底链上铺满木板,扶手与底链之间用小铁链相连接,这样就13根链为一个整体。

关于泸定桥,小学课本上出现过描写此次战役的课文,在老一辈枪零弹雨中,才有现在的中国。

这也是康藏交通的咽喉,林晓从图片上看到的地方是在泸定桥外,一个纪念石碑旁边的地方,一颗很不起眼的黑色石头,那个才是主要吸引林晓过来的原因。

马不停蹄的前往泸定,林晓想要证实自己的感觉到底是否正确。坐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一路上景色飞速后退,林晓心渐渐平静下来。

当林晓赶到泸定桥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既然到了当地,肯定要品尝下当地的特色小吃和美食了,特意找人打听了一下。

特色小吃还真不少,比较有名的就属大渡河里面的鱼,锅魁凉粉、李凉粉、席凉粉。冰粉等等。

从当地人口中打听到,一家名为xxx的私房菜馆是这边最地道的,不管是价钱上还是口味上。

林晓一进门,就有人招呼他,问他吃什么,林晓大手一挥,直接说道:“你们这边最地道的菜和小吃都上来。”

林晓的桌子上最后摆满了盘子,还真不少,当然,林晓就不客气的狂吃起来,别说,味道还真不错,其中的土豆四季豆瓜加老腊肉和老腊肉炒洋芋片是吃过就忘不了的美味。

酒足饭饱后,林晓离开私家菜馆,留下后面一片已经惊呆的服务员和老板,连后厨的大厨都跑出来围观。

一个人吃掉了十人份的中餐,拍了拍肚子还说只有8层饱,这已经是非人类了。

林晓散着步,悠闲的前往泸定桥纪念碑,按照照片的位置来算,黑色的石头在纪念碑不远处,只要到达纪念碑基本就可以看到黑色石头在哪了。

慢悠悠的走到目的地,站在泸定桥纪念碑的前面,往左下方看去。

林晓瞬间一震,强烈的吸引力再次出现,林晓眼睛瞳孔一缩,黑色石头离他已经不到三十米,距离越近吸引力越大,渐渐的不受控制的自动往黑色石头走去。

幸好大中午的没几个人,要是看到林晓现在这副摸样,都会吓一跳,双目无神好像被鬼附身一般,跌跌撞撞的朝大渡河旁边走去,这不是被水鬼附身是什么。

黑色石头就再大渡河边上,离河不到五米的地方,插在地上,只有中指大小的它很不起眼。

终于到达黑色石头旁边,林晓也清醒了,当林晓清醒后看到自己已经站在黑色石头旁边,瞬间就吓的脸色发白。

死死的盯着地上的黑色石头,心中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拿起来,就远处看看都能把自己心神夺走,到底要不要拿?

林晓左右为难,站在原地,手杵着下巴,思考许久。‘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看谁玩过谁,拼了。’林晓最终下定决心暗道。

反正都已经经历过空间的附身,还能有比这个更加神奇的吗,林晓蹲下身子,颤抖的手表示着他还是有点慌,不过还是拿起了黑色石头。

拿起黑色石头,没有一丝反应,就像是普通至极的石头一样,只是林晓确定,刚刚发生的事情是真实的。

黑色石头静静的躺在林晓手中,在地上还没感觉到,拿起来就感觉一丝透彻的冰凉从石头上面散发出来,整个黑色石头也不能称为石头,称为碎片更加准确。

扁平细长的碎片,只有中指大小,握在手中没有一丝重量。连本身石头的重量都感受不到。

林晓用力的握了下,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碎片毫不费力的割破了林晓掌心的皮,血滴落在碎片上。

林晓现在的实力,就连普通的手枪除非打在眼睛上,不然全身上下都可以无视掉,一片小小的碎片不费力就直接刺穿了皮肤。

更加奇妙的事情发生了,还在研究碎片的林晓看到黑色碎片上面红光一闪,整个碎片已肉眼看到的速度缩小,直到整个消失不见。

林晓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连串的事情发生,都没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这个碎片是什么。

这究竟是这么了,我是患了幻想症吗,谁能给我个答案,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站在原地,想了许久都没头绪,看看天色已经接近黄昏,决定还是先找个地方住下,其他的事情先放一边。

就再附近找了家旅馆,好点的酒店早就被人订光了,只剩下旅馆了,这也是林晓没头没脑就决定跑过来的失误,最少也要先在网上订下酒店的房间。

林晓也是苦过来的,只是这段时间享受的很,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躺在旅馆的床上,林晓感叹还是自己家的床最舒服。

突然间,一股剧痛袭来,林晓张了张嘴巴,发现自己连声音都发不出去。

最新小说: 娘亲害我守祭坛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刘宋汉阙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第一神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