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番!(1 / 1)

时间匆匆,转眼千年。

“老祖宗,老祖宗,小师弟又跑出圣地去打架去了!”

鸿蒙圣地,和千年前没多少变化的鸿蒙圣峰上,如今不再是读书人和练剑青年的世界了,变成了一家几口的日常。

张德明一身普通农家汉子的打扮,停下了手中耕种的动作,偏头看向匆匆赶来的张秀佳。

如今的张秀佳,容貌上,看上去和千年前没什么变化,但是气质上,因为管理整个鸿蒙千年之久,已全然不同。

“又是你这臭小子,都执掌鸿蒙千年了,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的,打就打呗。”

“老祖宗你说的倒是轻松,灵山圣地当代圣主,带着一大群人来告状了,孙儿实在是镇不住啊。”

“慧能也来了?”本来没怎么在意的张德明动作一顿,诧异的道。

张秀佳闻言,面色一黑,有些有气无力的道:“老祖宗,慧能前辈已经卸任一百多年了。”

“哦,那就没事了,不用管他们,让他们闹几天就是了。”张德明不在意的道。

张秀佳:“······”

“老祖宗,你还是将小师弟给叫回来吧,再让他这么打下去,鸿蒙得翻天,洞天福地的人都要上门告状了。”张秀佳有气无力的道。

张德明彻底停下了动作,看着张秀佳道:“你可知,你小师弟为什么能入圣地?”

张秀佳茫然的摇了摇头,道:“孙儿不知,孙儿只听闻,小师弟是老祖宗您亲自带回宗,亲自吩咐门下照顾的,为此圣地里无人敢惹,这些年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言到这里,张秀佳言语一顿,想到了什么,错愕的道:“门下弟子的那些传言是真的?”

“传言?”张德明诧异的道。

“嗯,前些年,浅语圣主出关后,亲自见了小师弟,神情复杂的说了许多没头没尾的话,说什么终归是不一样了。神情黯然至极。然后圣地里就有了传言,说小师弟······”

言到此,张秀佳偷偷瞧瞧了张德明一眼,迟疑了一瞬才道:“说小师弟是老祖宗你以大法力相护,才完成的剑尘圣主转世身。这是真的?”

张德明闻言,感叹的道:“是真的,整个鸿蒙都欠他剑尘一命,所以别说他如今重走试剑之路这种小闹腾了,就是他把圣地给拆了,伱也只需要在后面修补就是了。”

张秀佳:“······”

骤然得到这样的答案,张秀佳一时无言。想到平日里就数他对小师弟管教最严,心里一阵的忐忑。

“行了,没事就下去吧。”张德明言语道。

“孙儿知道了!”张秀佳闻言,心不在焉的转身离开。

张德明却看着圣峰广场边上,那颗没什么变化的悟道树有些出神。

自从张德明成就九宫,和潘娟儿结婚后,就执掌了整个鸿蒙,成了当之无愧的第一圣主。

而从两百年前开始,疗伤的几大圣主相继出关,又相继隐退,这一位置,就变得无可撼动。

而在这千年里,他把各种善后相继处理了個干净。

比如诸天星辰界中的孽灾遗留,一一净化;红线宗渊底封印的心脏消磨等等,而剑尘转世,就是他最后的处理。

如今剑尘已然安全转世,开启了他的试剑之路,标志着孽灾所欠下的所有因果已然被他彻底完成了。

“明哥儿,你打算离开了?”

在张德明出神时,潘娟儿不知道何时已然来到了跟前,如是的问道。

“嗯,是时候了。从突破九宫之后,我的修为就几乎难以寸进。再加上父亲当年也叫我突破后去神宏界寻他,显然是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如今也是时候了。”张德明回神道。

“真要一个人去。”潘娟儿不甘心的问道。

“嗯,跨界穿梭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而且父亲当年说智慧是个发育不完全的孽袛,从其态度来看,神宏界想来应该也不是多么太平,所以我需要先过去探探底,你等我消息,随后才来接你。”

张德明看着潘娟儿,神情温和的说道。

潘娟儿闻言,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却没再继续多言,千年来,两人对此显然已经有了不止数次的讨论,早已经有了决定。

如今不过是分别在即,潘娟儿内心忐忑罢了。

“神宏界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啊?”潘娟儿沉默半响,才低语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从神榜留下的残破记忆来看,那里应该是当年我穿越来的第一站吧,那枚创造了如今鸿蒙,封印我的晶体的最初发源地。”

两人言语间,齐齐看向天空,久久无言。

新书《凤尾仙尊》已发布,一个不太传统的修仙界将展示在诸位眼前,敬请期待!

最新小说: 神级游戏,我独获超S级天赋! 乒乓生涯 综网:从山海经杀到上古 什么叫巫女型中单啊 原神之我是至冬使节 网游:我能获得百倍奖励 满门反派疯批,唯有师妹逗比 快穿之媚色生香 燕归尔新书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王者之锋